一分时时彩

搜索
信网手机版移动继续看新闻

男子去足疗店找小姐被讹 杀人逃亡6年终落网

2019-11-25 08:20:22
责任编辑:亚麦

原标题:吃7个枣被索7000元杀人逃亡6年终落网

半岛记者 孙桂东

因为吃了7个大枣,曹某被重庆中路一足疗店的中年女子索要7000元,他拿出200元求对方开门被拒,争执之下用刀捅死了对方。杀人之后的曹某穿上女人的衣服逃走,开始了长达6年的逃亡生涯。其间,他扔掉了身份证和手机,跟所有人断绝了联系。为了生计,他只在劳务市场打零工,不敢坐公交、住旅馆,晚上就在中韩附近的河边、路边睡一晚上。逃亡六年,他自己也已经满头白发。最终,今年8月,李沧警方通过多方侦查将其抓获归案,曹某反而很平静,自己终于不用再每天提心吊胆。

女子足疗店内被杀

2013年1月13日,已经进入了腊月门,距离过年还有不到一个月的时间。李沧公安分局湘潭路派出所接到报警称,在重庆中路一处足疗店内发生命案,一中年女子被刀捅身亡。

接到报案后,民警迅速赶往现场。经过现场勘查,民警发现女子颈部、腹部多处被刀捅伤,房间内有明显打斗过的痕迹。当事人的钱包以及行李箱丢失,凶手留下的线索非常少。

民警初步判定,这是一起抢劫杀人的案件。但是,店内没有监控录像,案发时也没有目击证人,周边的监控设备也比较少,很难找到凶手的足迹。被害人的足疗店内来往的客人也不固定,这给民警的破案工作带来了极大困难。

劳务市场“窝囊”大叔是凶手

虽然存在很多困难,但是办案民警一直没有放弃。终于,在2019年5月,案件的侦破工作迎来了转机。民警通过梳理线索了解到,菏泽有人曾来青岛寻找过丢失的亲人。失踪的男子曹某年龄50岁左右,在老家有一子一女。他从老家带着人来青打工,快过年的时候忽然失踪。同来的村民都回家了,只有他不见了,而且在此之前没有任何异常。

巧合的是,曹某来青岛打工的时候,临时租住的地方就在重庆中路附近,失踪的时间也就是案发的那几天。失踪之后,几年的时间内,他都没再跟家人联系过一次。家人找了好几次以后,最终放下了。

失踪的曹某家庭稳定,除非遭遇意外,否则不会几年都不跟家人联系。办案民警分析,此人有很大的作案嫌疑,可能就躲在青岛,否则绝不会跟家人断绝联系。为了躲避,他肯定会混迹于人多眼杂的地方。很快,在中韩劳务市场的一个老实巴交的工人,进入了民警的视线。这个工人有点特殊,平时不用手机,大部分人也不知道他的姓名。他自己不租房子,也不住旅馆,身份证也没有。平时遇到什么事,从来不会跟人争执,甚至有点“窝囊”。民警经过对比发现,此人就是从菏泽来青岛打工失踪的曹某。

失踪这么多年,而且不跟自己的父母孩子联系,此人有极大的作案嫌疑。今年8月21日凌晨4时许,民警在连续蹲守观察了1个多月以后,终于在一条沿河路上将其抓获。“当看到民警的时候,他一点也没反抗,”办案民警说,曹某反而很平静地说这一天终于还是来了。到了派出所,曹某对杀人的犯罪事实供认不讳。

祸起吃7个枣索要7000元

被警方逮捕归案后,曹某如实供述了当时的案发经过。曹某说,他本来也是村干部,后来带着工人来青岛打工。快过年了,上级施工单位拖欠工资,他东拼西凑把工人的工资付清了,自己身上就剩下了几百块钱。

心想着忙活了一年,什么也没剩下,心里很郁闷,就想找个足疗店的小姐消遣一下。他走到重庆中路附近的一家足疗店门口,经不起对方的招徕,半推半就进了门。聊了几句以后,他看着屋内的中年妇女不是善茬,可能会坑人,就想赶紧离开。

对方竭力挽留,但曹某非要出门。中年女子直接发火说,不论怎么样,进了门就得给钱,曹某一共吃了7个大枣,给7000元就让走。曹某夺路想走,女子直接站到门口,不留下钱别想走。眼看没有办法,他掏出口袋里的200元钱递给对方,求对方开门放他离开。女子把钱收下了,又打了曹某两耳光,没有7000元就别想出门。“随后,她关上了门,并开始打电话,扬言不给钱就找人打断双腿。”曹某说,当时一看对方拿起电话自己就害怕了,他想把手机抢下来,但是对方紧紧护住。情急之下,曹某就近抓起桌子上的水果刀就冲对方脖子捅了上去。之后,曹某提出需要赶紧带着对方去看医生,让她把门开开。但是女子仍然拒绝,两个人又发生了争斗。争斗的过程中,曹某接连用刀捅了女子腹部、颈部,女子当场死亡。

逃亡6年只能睡路边桥下

杀人以后,曹某非常慌张,他冷静了一下之后开始想办法逃跑。他把自己身上的血洗干净,换上了被害女子的衣服穿上。随后,他又在足疗店里翻找了一下稍微值钱的东西,找来了一个行李箱,从门口出发回到了暂住地。

当时工人基本都回家了,里边也没有人,他把自己的行李收拾了一下,便出门开始了逃亡的生涯。他把行李箱找了一个工地扔了进去,身份证、手机也随手扔到了路边的垃圾桶里。

他知道警方很快就会来抓他,如果跑回家很快就会落网。于是,他跟家里直接断绝了联系,没有打过一次电话。身上的钱很快就花完了,他又不敢去正规的地方打工,那样很快就会暴露身份。于是,他就跑到那些临时的劳务市场靠活。工资每天一结账,他只要现金,自己也没有手机、银行卡。因为害怕争执会惹来民警,他从来都是小心翼翼,别人不愿意干的活才轮到他。有人欺负他,他也都是从来不吭声。吃饭就去偏僻一点的小餐馆吃点,晚上他也不敢去旅馆或者租房子,担心会遇到巡逻的民警,一询问身份就会被查到。他就沿着路边、河边找到桥洞,不论冬天还是夏天就隐身那里,挣来的钱就塞在墙缝里。即便如此,有好几次他的钱也被人偷了,他只能忍气吞声。

“每一天都惶恐不安,也就是过一天算一天。”曹某供述,被民警抓到以后,自己反而平静了,晚上终于睡了一个安稳觉。每一天,他都觉着民警随时都会来抓他,因为常年风餐露宿,才50多岁的曹某被抓的时候,后背佝偻,头发也已经白了大半。

“最对不起的就是家人。”曹某悔恨说,自己原本有一个美好的家庭,一个儿子一个女儿也都非常听话。自己出事以后,从来没跟父母或者老婆孩子打过一个电话,在家人眼里早就已经成了一个“死人”。很多次,他都想过自杀,身上带着四把刀,代表着自己对父母以及老婆孩子的愧疚。他也曾想过自首,但还是心存侥幸,心想再多藏匿一阵子,兴许这事就会过去。但是,民警一直没有放弃追捕,最终成功将曹某抓获归案。

[来源:半岛都市报 编辑:亚麦]
精彩美图 更多 >>
Copyright © 2019 信网. All Rights Reserved 鲁ICP备14028146号 新闻采编许可证:37120180021 鲁公网安备:37020202000005号
手机版 | 媒体资源 | 信网传播力 | 关于信网 | 广告服务 | 人才招聘 | 联系我们 | 版权声明|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
河北11选5走势图 北京11选5开奖 北京pk10 一分时时彩官网 迪士尼彩乐园娱乐 上海时时乐 一分时时彩官网 亿信彩票注册 幸运时时彩官网 江苏快3走势图